麻将牌的材质与文化艺术-麻将经 麻将牌的材质与文化艺术-麻将经

麻将牌的材质

通常的麻将牌由竹和动物骨制作,现在多以塑料为主。而在144张麻将牌诞生早期,在宫廷与达官贵人所使用的麻将牌制作材料中可见犀牛角,象牙,金银铜,青花瓷等材质。

日本麻将博物馆收藏的品类中就有极其罕见的犀牛角,象牙,金银铜,青花瓷材质制成的麻将牌(见图)。末代皇帝溥仪使用的“五彩螺钿牌”,其珍贵之处在于每张牌背的图案均为极难雕刻的梅花图,要使螺钿牌背的图案一摸一样,制作师必有高超的技术。

与之相配的是精美的麻将桌椅。在日本麻将博物馆的展厅中有红木、景泰蓝、青铜器、红漆木等不同材料、不同造型、不同工艺的麻将桌椅与用具,与那些极具个性的麻将牌相映成趣,相得益彰。20世纪20年代,梅兰芳去日本演出带去自己专属麻将牌一副,其风牌牌背便以梅兰芳得意名剧“游龙戏凤“四字为图案。而特意以”品“字代替了”万“字牌。足见梅兰芳游戏品格的高雅。(见图)

据故宫博物院研究人员的考证,宫廷使用的麻将牌大多制作精美、用料考究、设计独到。麻将牌材质一般用上等象牙、青玉、白玉,这些材质本身就是难得的艺术品。在日本麻将博物馆收藏的藏品中,有一副光绪末年(1900)宫廷铜胎珐琅加工的工艺麻将牌,花牌以“国泰安康江山万年“八个字为图案,融入了皇权的治国理念。这副牌的精美,不仅在于材质,而且还在于它的美好愿景。

麻将牌楼

即装麻将牌的盒子。是玩牌者情趣追求的表达,真乃是牌楼内藏牌,而楼外展“品位”。诸如高僧来恩大师在牌楼封面刻有“三思”字样;大军阀吴佩孚则以“清玩”自居,并在牌楼正面刻有“文豪朔古迹博物多原宗“的字样;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拾得”雅趣“为楼面做”粉饰“,他们以此或表露心曲,或攀附风雅。

无论如何,在我们见到的麻将牌实物中,可以说件件都是艺术珍品,都凝聚着关于美的多种元素,实实在在都是艺术品中的精品。

牌面

前面说过,麻将进化到今天,正宗的玩法需要144张牌,其中“东南西北”与“花牌”的加入是近百多年的事。而每一套牌的形成,都有其深刻的含义。

以“中、发、白“为例:

与四周距离相等。中心位置。中国人的“六合“,指上下和东西南北四方,泛指天下与宇宙。正因为此,”中“的位置很重要,所以《左传》记载说:“民受天地之中以生”,“举证于中,民则不惑”。“中”还具有中正、不偏不倚、适中、中庸等意

发展、发达、打开、启发、兴也、明也。

颜色之一、纯洁、干净、清楚、明白。

再以表意的花牌为例:除去宫廷牌的特殊外,“春夏秋冬“,”梅兰竹菊“成为花牌图案的首选。

集色、香、姿、韵诸多绝妙为一身,且不畏严寒,早春独步,迎凄风而怒放,伴白雪而盛开。梅具四德:初生为元,开花如亨,结子为利,成熟为贞;梅花五瓣,象征五福:快乐、幸福、长寿、顺利、和平。

叶常青、花洁雅、味幽香。生于深山,隐于幽谷。象征着处困厄而不改其志的大德君子,临危难而不移其情的仁人志士。孔子曾咏兰:“芝兰生于幽谷,不以无人而不芳。君子修道立德,不以困穷而改节。”“与善人居,如入芝兰之室,久而不闻其香,即与之化矣……”

虽无牡丹之富丽,无梅花之清雅,无松柏之伟岸,无秋菊之奔放,但其虚怀若谷的特性、高风亮节的品格,朴实无华的外貌,却为他物所难匹也。不苛求环境,不炫耀自身,悠然恬淡,默默无闻。人们常常比附人中君子。对竹的喜爱莫过于宋代诗人苏轼,他赋诗一首: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。人瘦尚可肥,士俗不可医。”[3]

(每当深秋时节,万花纷谢,唯有菊花凌寒怒放,生机盎然。菊花的品性淡然、超然、孤傲,使他它很自然成为隐士身份的象征。陶渊明归园田居,种菊、采菊、赏菊,与菊相伴。菊的纤瘦与淡香常常能滋养具有自由精神的士大夫。[4]毛泽东诗词《卜算子•咏梅 》:“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。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。俏也不争春, 只把春来报。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“是对梅花最好的赞誉。

梅兰竹菊,对应春夏秋冬四季。而春夏秋冬,昭示自然美景四季轮回,亦即“春撒夏种秋收冬藏“的自然规律,又即滋养人性、陶冶性情的顺生理念。

画风迥异的幺鸡

“么鸡”图案设计的造型接近“鸡”与“孔雀”的外形。因为在中国人的文化传统中,鸡与人的关系可谓源远流长,是十二生肖中唯一的家禽,足以显示鸡在先民中的位置。鸡还是人们的“报时钟”,鸡的司晨报晓被看成黎明将至的吉兆。古代人还把鸡称为“五德之禽”。据《韩诗外传》说:它头上有冠,是文德;足后有距能斗,是武德;遇敌敢拼,是勇德;有食同享,是仁德;守夜不误时,天明即报晓,是信德。人们还借鸡的灵性和鸡的谐音(吉),赋予了鸡很多美好的寓意,比如金鸡报晓、闻鸡起舞、吉祥如意、良辰吉日等等。毛泽东的“一唱雄鸡天下白”,借“鸡”宣告神州大地黎明的到来。凤凰与孔雀在中国人眼中也是“吉祥鸟”,其体格高大,形貌端庄,举止优雅,尽显高贵与华丽,它也是吉祥、幸福、爱情的象征。“么鸡”图案在麻将牌中寓意深刻,寄托着游戏和游戏者美好的心愿。不仅是设计者的智慧,更是中国人美学思想的表达。